欢迎来到-北京赛车公众号!
网站活动:
最热歌曲 : 异地的我们 - 恒恒 每日歌曲 : 阴阳极 - 苗小青      自己骗自己 - 张作甫      珍爱 - 王鹏      如果可以这样爱 - 边永城      金莲开开门 - 华少瑞明 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信息 > 新闻 >

对话B站跨年“出圈”的国乐大师方锦龙:计划春节后来广州演出(2)

时间:2020-02-12 12:2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管理员 点击:

    那时候我们学校有一位从上海来的、姓王的音乐老师,她年纪很大了,特别慈祥。我们要搞样板戏,她就让我拉京胡;要演黄梅戏,就让我敲板鼓,相当于乐队“指挥”;要二胡齐奏,就让我领奏……反正王老师就特别相信我,什么事情都把重担给我挑上,所以可能是给鼓励出来的,从小学的时候就开始有这个(多面手)趋向。

    南都:像弹拨乐器、弦乐和打击乐,相互之间都有挺大区别的,你是同时学吗?

    方锦龙:对,同时学。实际上没有问题。中国成语早就讲了,“触类旁通”嘛。拉过弦乐的话,你就会有歌唱性;会弹拨乐的话,你就有颗粒性;会吹管乐的话,你就懂气息;会打击乐的话,你就知道节奏是怎样的……它是相通的呀。你说在琵琶里面,它需要节奏吧?需要气息吧?需要歌唱性吧?你看,这些你都会了以后,它对任何东西都有好处的。现在很多人好像认为自己是某一门的,实际上每天抱着一种东西,就像近亲繁殖啊,它很难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南都:但毕竟每一门器乐都要经历入门的阶段,你小时候会觉得厌烦么?

    方锦龙:对,它有一个过程的。小孩都是愿意玩嘛,在训练基本功的阶段也会觉得枯燥,要慢慢地过了这个阶段才行。

    对我来说,其实曾经有一个小插曲。当时是父母希望我做这一行,我就考当地的一个艺校,我们那个班叫文艺班,他们都考取了,就我一个没考取,就那一下子给我刺激了。因为我在小学的时候都是唱主角儿的,突然由于水平之外的原因没考取,那个时候也觉得是一种耻辱。但是后来想,这实际上也是给我一个机会,对吧?我要是考进去了,可能今天就在当地做一个戏曲工作者,这当然也不错,但可能就没有今天这样的影响力和对国乐的传播力度了。

    30年前南下广州出唱片,开始流行跨界“试验”

    南都:1978年你进入了济南军区的前卫民族乐团,这个乐团水平很高,你在其中担任弹拨乐首席,为什么1988年选择到广州发展?

    方锦龙:有几种原因吧。

    当时我随团出访的时候,特别是到海外,很多华侨是广东人,他们要求听广东音乐,听潮州音乐,听客家音乐,而我在北方,根本不知道这些,我就要去了解。那时候我就想,什么时候找个契机到这儿来?而且1988年,广东的流行音乐发展得很好,我自己也玩一些吉他弹唱的,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开始写歌,也唱歌,后来我还出过一个唱片,叫《东方随想》。但是我来到广东以后,在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,只是开始下部队演出的时候有唱,后来我从骨子里面还是觉得要坚守。当歌手可能出名很快,可是我觉得尤其是搞民族的东西,还是扎根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南都:那时民族器乐在广东的市场怎么样?

(责任编辑:admin)
  • 共4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下一页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相关内容
二维码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•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